原罪论与二元论的讨论

昨天我们是不是说到“与生俱来的罪”?你现在这样想:假如所有的孩子生下来都是无罪的,那么我们是不是有了与生俱来的圣洁啊?我们生下来就是无罪的,那不是反过来就等于说我们有与生俱来的圣洁了吗?听懂这个意思了吗?但是怀著怎么说呢?大家看这段怀著这么说的:“没有与生俱来的圣洁,也没有人可以赠予谁圣洁。”

这不是和大家在一起作怀著的探讨,因为如果这样的话,很多人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但是我所讲的内容都是从怀著来的,没有一样是我自己的。

《你必得能力》:“没有人具有与生俱来的圣洁,也没有人能从人获得赠与的圣洁。圣洁是上帝借基督赐下的恩赐。”既然没有与生俱来的圣洁,是不是也就不能说这个孩子一生下来不是个罪人,对不对?这是一个逻辑对吧?还有,你这样想:假如所有的孩子一生下来都不是罪人,那么是不是所有的孩子死了都可以复活到天上去?但事实上,如果孩子一生下来就死了,不是都能复活提到天上去的,只有极少数的。这就说明什么呢?出生下来就有了差异,大家要理解。那么,一生下来不能够复活被提到天上,若孩子一生下来就死了,上帝会不会追究他罪的责任而刑罚他呢?也不会。为什么呢?因为他还没有长大,还没有行使选择权,但是,他是父母为他做出来的选择,他被动地接受了这个罪的污染,但是这个罪的污染没有得到机会因着福音来洁净。所以,这样的孩子,上帝的处置是什么呢?不复活了,就像他没有出生一样。这是不是尽可能的公义,也是尽可能的慈爱?这就有差异了,有的孩子一生下来就死了,后来可以复活到天上去,说明他没有受到罪的污染的遗传。但是有的孩子一生下来(死了),上帝不让他复活了,不能得救的,为什么?因为父母遗传给了他罪的嗜好,他的内心受到了污染,但是上帝没有追究他这个责任,没有让他复活受刑罚,而是让他悄悄而来,悄悄而去。这些怀著的内容,这些启示,都有了,所以你要把它结合起来就能有均衡的理解。

我们说到遗传对孩子的影响,这是非常重要的内容,不是夸大,为什么呢?因为圣经当中,上帝每教导一个父母的时候,都教导他:你要注意了!你要注意了!你要注意了!你这个孩子生下来要为上帝有特别的使命,你一定要在母腹里就保守他。所以,父母注意!当怎样对待你的孩子呢?清酒浓酒都不可喝!不洁净的东西不能沾!必须严格地节制,为了给自己的孩子一个好的遗传,是不是?在第二条诫命里面清楚的讲到“自父及子,直到三四代”,这就是强调:罪的嗜好的遗传。

假如说这个遗传只是对人的本性、人的肉体产生了某种影响,不是属于罪的问题,不是属于罪的嗜好的性质,而只是这个肉体的一种状况——本性上的一个东西,只是这么一个轻描淡写的影响而不涉及到罪的问题;假如说这个罪的遗传不是罪的嗜好的遗传,不是这个私欲的遗传,只是大家通常所说的“我们这个肉体的本性”,假如这样的话,那有没有必要特别吩咐父母呢?有没有必要说“自父及子,直到三四代”呢?没有必要了,为什么?因为耶稣也带着这样的肉身。因为这样的肉身本来就不是问题,也不是罪,那么向父母特别强调这个有什么必要呢?因为你的孩子生下来眼睛瞎和不瞎,没有关系,不是罪。我们说到,这个罪的嗜好的遗传,假如只是理解成是对我们身体的一种本性的影响,不是属于罪的问题,那么没有必要跟父母强调这个问题了,也没必要在诫命里面说“自父及子,直到三四代”了。为什么?因为肉体的问题都不是问题,耶稣也有这样的肉体。

有一个人,生来是瞎子,这是不是归咎于他的罪呢?不是。是不是他父亲的罪呢?他父亲可能为这个事情要负责任,但这不是罪,为什么?眼睛瞎没有关系,耳朵听不见也没有关系,一只手砍掉了也没有关系,一只眼睛剜掉了也没有关系,因为这不是罪。所以说,这个肉体不是罪,就是这个意思。

耶稣也带着肉体,我们说,肉体不是罪,罪是指什么?你的思想、你的内心、你的品格,这才是罪。但是,遗传有没有对品格的影响?有没有对思想的污染?有没有罪的嗜好的培养?这是不是罪的问题?这是原罪论吗?当我们说“与生俱来就有罪的嗜好的遗传”,这不是原罪论,这是指我们需要去争战的问题。你的父亲为你做了选择,你的父母替你做出了错误的选择,下一代必须面临这个的问题。所以,申命记30章6节就说:“将你心里和你后裔心里的污秽除掉。”你不只是要把你心中的污秽除掉,你也要想到:你这个罪的嗜好、这个污染的内心已经影响到你的孩子,你也要教导你的孩子把内心的污秽除掉,不然的话,还要代代地传染下去。大家理解这个意思吗?

比如:父亲有病没有治,结果传染给孩子,孩子如果还不治,又要传染给孙子。所以,不管怎么样,不管这个病是你后天传染的,还是从你父亲直接遗传而传染的,你都得去治,就是这么一个问题。

所以我们说,有与生俱来的罪的嗜好的遗传,这就是诫命反复所强调的内容,我们素来所忽略了。这不是说,只是一个本性肉体的问题,不是罪的问题,不能够这样去理解。如果只是肉体的问题,那就不是罪了。难道耶稣是在强调你要好好让你的孩子出生下来身体好,长高一点,不要眼瞎了,是在说这个吗?不是。耶稣说:这个瞎子生来眼睛是瞎的,这不是罪。但是那些法利赛人眼睛看得见,心里却不明白,这是罪。是不是呢?耶稣给他们讲道,他们不接受,这就是罪了。不是说眼睛瞎本身是罪,而是心眼瞎才叫罪。所以,思想受到污染,从父母有种罪的嗜好的遗传,这就是与生俱来的罪。这就是我们要争战、要克服的。这绝对不是原罪论。我们看一段话,怀著不是轻描淡写地去讲的,这是诫命里面写出来的内容,你对这个诫命作何解释呢?

《历代愿望》(时兆):耶稣接着说:“从肉身生的,就是肉身;从灵生的,就是灵。”人心生来是恶的,“谁能使洁净之物出于污秽之中呢?无论谁也不能。”(伯14:4)“污秽之中”,就是父母是污秽的,那么诞生的胎儿怎么可能是洁净的呢?谁也不能做到。“谁能使洁净之物出于污秽之中呢?无论谁也不能。”所以就说:人心生来就是恶的。这是《历代愿望》里面的话。然后,怎么恶呢?接下来说:“从心里发出来的,有恶念、凶杀、奸淫、苟合、偷盗、妄证、谤讟。”(罗8:7;太15: 19)

《儿童教育指南》:出于遗传的情欲——父母们大半不疑其儿女知道此项恶习。在许多情形下,父母本身却是真正的罪人。他们滥用婚姻的权利,恣情纵欲,强化了自己的兽性情欲。及至这些受了强化之后,道德与智力的功能便被削弱。兽情也压服了灵性。儿女生来就有了大量发育的兽欲,因为父母已把自己品性的印记传给了他们。……这等父母所生儿女,几已一成不变地有了犯此可憎的自渎恶习之天性。……父母的罪将报应在其儿女身上,因为父母已将自己的兽性情欲的印记传给他们。<童68.9> 这是不是品格的败坏传下来了?这是不是心灵的污染?是不是罪的嗜好的遗传?

《教会证言4》:有许多人为自己急躁的话语和激怒的脾气辩白,说:“我过于敏感,我脾气急躁。”可是这种说法绝不会治好急怒话语所造成的伤害。有些人确实生来就比其他人更加性情暴躁;但这种精神决不能与上帝的灵和谐。原来属肉体的人必须死去,而那新人,就是基督耶稣,须占有人的心灵……这里说:生下来就脾气急躁——但这不是理由,必须要制服,必须要制服的就是罪的东西,这不只是说一个肉体的问题。耶稣有没有生下来就脾气急躁啊?耶稣有没有生下来就有兽性情欲啊?耶稣有没有生下来心就是恶的?这话能用在耶稣身上吗?不能!但是却用在了我们身上,这就是先天与后天的问题,这就是与生俱来的问题,与生俱来就有了罪的嗜好的遗传,心灵就受到了罪的污染。

我们再看:《教会证言5》……许多人生来就承袭了某种品格的缺陷。他们并没有克服它,却珍爱它如纯金,并将之带进自己的宗教经验。许多人终生保留了这些特性。虽然暂时可能看不出它们造成什么伤害;但酵已在发作,当有利的时机来到时,邪恶就表现出来了。<证五47.29> 这里说:天生就“承袭了某种品格的缺陷”。

再看:《先祖与先知》:“恨我的,我必追讨他的罪,自父及子,直到三四代。”这里说什么呢?儿女受父母错行的影响是无可避免的,只要他们不参与父母的罪行,他们就不至为父母的罪受刑罚。但儿女时常会随从父母的脚步。由于遗传和榜样,儿女就常与父亲的罪有份。错误的倾向、败坏的情欲、堕落的品行,以及身体的疾病和退化现象,都能“自父及子,直到三四代”。这一个可怕的事实,应有强大的力量来遏止人不效法犯罪的行为。<祖27.14> 这里讲到:品格和身体的遗传。

我们再看:《先祖与先知》:父亲与母亲有这同样的责任。父母自己的特性,无论是心灵或身体方面的,以及他们的气质和食欲,都能遗传给儿女。由于父母无节制的生活,儿女就往往缺少体力、智力和道德的力量。饮酒和吸烟的人,必然把他们无度的嗜好,不纯净的血液,和易受刺激的神经都传给他们的儿女。放荡不羁的人往往会把他们强烈的情欲,甚至可怕的疾病,遗传给他们的子孙。而且因为儿女抵挡试探的能力比父母还弱,所以结果一代不如一代。父母不但要为遗传给他儿女的凶暴性情和败坏的食欲负责,而且还要为成千成万生下来就耳聋、眼瞎、患病或白痴的婴儿,负一大部分的责任。<祖54.6> 这里说,不只是为身体的残疾要负责任,还有败坏的食欲、凶暴的性情遗传给了儿女,这些父母都有责任。这些怀著还有很多。大家要看到,有罪的嗜好的遗传,这就是先天的问题。但是怀著里面说:不管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,都必须冲洗干净。

我给大家看一段话:《崇高的恩召》:灵性生活上的洪流,决不可陷于沉滞的状态之中。什么叫停滞的状态呢?就是你的理智、你的心志不去揣摩道,不去研究道,只是自己在那里想;不去领受圣灵的感动,而是凭着自己已有的那一点知识,那么这个结果呢?圣灵和道的浇灌就停滞了。那活泉的水应该在我们里面,如一口直涌到永生的水井那样,冲去我们心中与生俱来的私欲。……那么,如果与生俱来的私欲只是本性的问题、身体的问题,不是罪的问题,那有没有必要冲去呢?冲去是不是洗净的意思?这就是内心的洁净。出生的时候内心受到了罪的污染,所以必须要纠正过来。什么叫内心受到了污染?就是这个低级的愿望被放纵而扭曲了,变成了私欲,成了一个罪的嗜好,已经印在你的脑子里,这就叫罪的嗜好的遗传。这个东西必须要“冲洗干净”是什么意思啊?要把这个制服,然后要把合理的愿望归属于理智管理之下,这就是道德机能的重建。

我们刚才把昨天讲的其中一点拿出来复习了一下,这次我们有机会把这些怀著读给大家听一下。因为这些怀著后来越找越多,有些更清楚、更直接的怀著又补充上去了,大家去读这些怀著就能清楚这次所讲的了。

在这里有一个问题:我们说,生来有这个罪的嗜好的遗传,这是必然的吗?是对所有的人吗?还是,不是必然的?可以去阻止的?有些人就不是这样?是哪种情况?是可以阻止的。耶稣在母腹里(圣灵充满)。施洗约翰是不是也在母腹里(圣灵充满)——他的父亲替他接受恩典。恩典不是自己拥有的,是从外而来的。但是,父母在母腹里就可以让自己的孩子受到恩典的塑造,对不对?孩子在母腹里,父母吃什么他就吃什么,这是很简单的。你给他好东西吃,他就吃好东西;你给他不好的东西吃,他就吃不好的东西,是不是父母替他作出选择?归根到底,是人的选择——先天的选择、后天的选择,结果是一样的。

我们说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与原罪论有什么差别?我们今天就讨论这个问题,我们刚才说大部分的人都有与生俱来的自私心,这是需要制服的。因着父母不同的罪的嗜好,给自己的孩子有罪的嗜好的遗传,这也是因人而异的。这个罪的嗜好,后天可以培养,强加给身体;同样,在胎儿的时候,父母替他作选择,也就像强加在他身上一样,对不对?其结果都是一个,就是面临着私欲。昨天最后一堂课讲了——打败私欲、战胜私欲,因为它是与灵魂争战的,这个道理我们都已经反复讲了。

大家能不能听懂昨天讲的那些内容?如果在座的各位都能听懂的话,那我就没有责任了,说明什么呢?我把这个重要的真理,教给那些素来没有那么多神学研究的人,也让他们明白了,那么那些素来研究、传讲的人,他们不明白,责任就不在我了。我经常把一些道理试图跟孩子讲清楚,如果这些孩子都能听明白的话,那么大人不明白,责任就不在我了。那些内容,我是在和北方的那些传道人在一起探讨,在那里假如能够让他们探讨明白,还不等于说我教导清楚了,但是我回来之后,把那八个小时的内容变成了四个小时,并且增加了很多例证,尽可能用大家能够明白的方式去讲了。这四堂课,如果大家听清楚了,就说明这个道理是能明白的,那些不明白的人就是故意不明白了,我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。我接下来还要用两堂课时间,把这些试图全部说清楚,再制成一个正式的录音,那个时候再有不明白的人,真的就不是我的责任了。

现在我们讨论一下,我们说到这个罪的嗜好的影响,从父母对儿女的影响——这和原罪论究竟有什么区别?有几点区别?有哪些区别?其实,我就觉得在我们当中根本没必要做这样的神学探讨,“原罪论”我们不知道又怎么样?我们为什么要把这个谬道搞那么清楚呢?这其实是不必要的。我们只要直接地去查圣经和预言之灵,这里怎么说我们就怎么理解。谬道是什么根本不必要去讲它。

原罪论的错误有几点:第一,它认为我们生来的时候就在亚当夏娃的那个罪上同样有份了。比如:父亲偷盗了,儿女也跟着偷盗了,一家人都是叫“徒子徒孙”(比喻一脉相传的人。含贬意),还是什么?都是同案。我们不赞同。因为在上帝那里,责任都是分的很清楚的。第二,原罪论认为:我们不只是品行堕落了,我们的意志力也丧失了,认为人们别无选择权了。这是不对的。人有选择权。第三,原罪论认为:我们生下来这个罪已经是固定在这个肉体当中了,你不摆脱这个肉体就摆脱不了这个罪,这个罪已经就像是这身体里面的血液一样的。他们是这么理解的,他们认为这个罪和肉体划了等号。除非你把这个肉体灭了,这个罪才没有了;除非你把这个肉体圣化了,到天上去了,这个罪才没有了。他们是这么理解的,这是一个错误。第四,他们认为:人可以成为圣洁,但不是现在,是将来在天上。“所以,现在的人是带着罪,白白因恩典得救的,在罪中得救。”这又是一个错误。

在罪中得救是一个错误!只有将来才有圣洁,是一个错误!把罪和肉体变得密不可分,这是一个错误!还有,说意志力也堕落了,这是一个错误!还有说在亚当夏娃的罪的责任上有份,这又是一个错误!所以,原罪论有五个错误。

但是,如果你不分析原罪论这五个错误,这五个结论,如果你只是笼统地说:“啊,我们都是罪人,靠恩典得救的。”这话对不对?这句话单独地抽出来,从字面上是没错的。但是原罪论如果讲:“啊!我们生来就是有罪的人。”如果不要看他的前后文,也不要看他的结论和含义,单单把这一句话抽出来,看它的字面,似乎也没什么太大的错误,对不对?所以,任何一个内容,你都要看它的上下文,看它的推理和结论。原罪论的错误,刚才的五点,别的不用说,说“将来才圣洁”,这个不对!在地上要过圣洁的生活。还有,在亚当夏娃的罪上有份是吧?这个不对!还说到,意志力丧失,这个不对!还有说,罪在肉体里面。它就说:只要你带着这个肉体,这里面已经有个堕落的食欲了,有堕落的情欲了,这个东西跟肉体分不开。只要你活在这个肉体当中……就像一个年轻人,他已经长大了,他就必然要去放纵一样的,这就是原罪论的思想。但是我们说了,肉体只不过是一个肢体,罪不在你这个器官里面,不在你的胃里,问题不是出在你的胃,也不是出在你的上肢、下肢,也不是出在你的眼睛、耳朵,而是说,罪是在思想里面的,罪留下来了一个记忆、习惯、嗜好,而这是通过恢复你的道德机能——可以解决的!这就是原罪论的错误和我们正确的理解。

所有的罪都是从你的心里发出来的,你的生活是由心来决定的,是你的大脑做出来的选择。所以,你只要去重建你的良知,让你的良心重新去接受圣灵的感动,让你的理智去回应真理的教导,然后你持住真理的力量,你的意志力作出一个正确的选择,然后你就会开始驾驭这个堕落的食欲和情欲,就让它能够被制服。

比如:我们已经有了吃肉的习惯,“这就决定了这个吃肉的习惯就在舌头里面,你叫我克服,我克服不了。除非把我的舌头割掉。”是这样吗?不是这样!不是在你的舌头里面,也不是在你的胃里面,而是在你的大脑里面——只要你做出决定,你是可以战胜的!有些人就不去做决定,也不想顾及良心的责备,也不考虑自己的理智,然后他们就随从这个欲望,就被控制了。他们还把这个欲望加以合理化了,原罪论的错误就在这里。大家理解了吗?

我再说一个问题,也是与昨天我们的学习有关的,大家就说到耶稣的本性的问题,我们不用那些神学的名词,我们就这么想:耶稣生下来的肉身跟我们是不是一样的?肉体是一样的。那么这个肉体是一样的,是什么意思呢?是指一个败坏的体质。这个败坏的体质是相对于谁而言的呢?相对于亚当夏娃没有犯罪之前的样子而言,所以说是败坏的体质。耶稣的身体是一个什么样的身体呢?

《论天使》:……当他降卑取了人性之后,他就会受到试探了。他所取的,甚至不是天使的本性,而是与我们完全一样的人性,只是他丝毫没有犯罪。他拥有人的身体、心智和人的一切特性。他有骨骼、大脑和肌肉。他既有我们的血肉之躯,也就有人性的软弱。……他与人呼吸一样的空气,走一样的道路。他有人的理性、良知、记忆、意志和情感。

这里描写到耶稣和我们人一样的时候——是不是身体一样?是不是大脑一样?大脑里面的道德机能是不是一样?有心智,有理性,有良知,有意志;有低级机能,也有情感,也会饥饿,也需要呼吸空气……这是不是讲到耶稣和我们一样的身体?说耶稣和我们有相同的本性是什么意思呢?就是有一样的退化的体质,这个体质里面都有一个同样的道德机能。所以,耶稣并没有什么特别,成了和我们一样的人。

但是,我们在说到耶稣成为人的时候,千万不要说耶稣和我们一样有私欲,也不要说耶稣和我们一样心灵受到了污染,这是绝对不可以的,这是亵渎。当我们在强调耶稣成为人的时候,你同时要强调:不要把耶稣说成跟我们一样有罪的嗜好的人,也不要把耶稣说成是心灵受到了污染的人,耶稣在他的人性当中,过了一个完全无罪的生活。

这里说到,基督取了堕落状态中的本性,但他丝毫没有堕落人性的罪恶。他没有丝毫堕落人性的罪恶,就是虽然带着这么一个身体,但是他有正确的道德机能,他的心没有受到污染,他的头没有受到伤害。我们对于基督人性的完全无罪,不应有任何疑虑。在怀著里面讲了:基督人性的完全无罪。所以我就用了一个标题:《基督无罪的人性》。这有什么不对呢?基督堕落的本性也就是基督肉体堕落的本性,我们可以这么说,肉体堕落的本性。但是,耶稣人性中的无罪。人性中的无罪是什么意思呢?就是成为人——带着与人同样的一个肉体却过着无罪的生活,这就是基督的义。

那么,有人就说了:“你说耶稣的身体有堕落的本性,你又说耶稣在人性当中是无罪的……”他们就说什么呢?他们就说我讲“二元论”,就说我把耶稣的心和耶稣的身体分开。不是的。把心和身体分开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观点呢?就说这个肉体跟我们一样是堕落的肉体,但是耶稣的品格是超人的,是在这个肉体之外,另外有一个单独的心。这是什么?“二元论”的思想,是一个异教的思想,这个异教的思想好比把灵魂和身体分开一样的。他们总认为:灵、魂是在身体之外的某个东西。然后我就反复告诉他:灵、魂是这个肉体的生命的一个表现。你作为人,带着这个肉体生活在地上,那么你有(动物的)情感、愿望,这是魂的表现;你也有良知、理智、意志力,这是灵的表现,所以灵和魂不能够分开的。品格不是从身体当中可以分开的,它是在大脑里面的道德机能,所以我们理解这一点就知道“二元论”错在哪里。

我们说,耶稣人性中的无罪,是指耶稣的品格的完全,是指耶稣基督的义,而这个义,正是种植在耶稣的大脑里面,这个义正是种植在耶稣跟我们一样的这个肉身里面,这怎么能是二元论?这就是耶稣的神性和人性的结合。

我刚才和大家解释了关于与生俱来的罪的嗜好、与生俱来的私欲和原罪论的差异。真理和谬道的差异非常细微,人们总似是而非的。然后我们又说到,耶稣肉体的堕落的本质和耶稣的人性中的无罪,这个含义以及它与二元论的错误之间的差异。

我不想跟大家做神学辩论,但有些人就是不去揣摩,就是不去读怀著……我希望大家能够醒过来,要仔细地去研究这个心灵洁净有关的问题。当耶稣在天上的至圣所进行查案审判的时候,地上的百姓必然要经历一番洁净的工作!这是最重要的!而这个洁净的工作,一定就涉及内心的污秽和恶念,一定就会触及“土浅石头地”那里面埋着的石头。外面的成长是很快的,因为欢喜领受,发苗最快,这一点不要高兴,根扎得是不是够深?是里面看不见的东西。这个道理和圣灵在你心里面的渗透到了什么程度?那个看不见的根,扎入到什么程度?这才是为将来考验做准备的东西。所以,当我们要让弟兄姊妹经历一番灵性的洁净的时候,一定会触及心里面的恶,一定要触及埋在地底下的石头,一定要触及私欲的问题。所以,私欲是不可忽略的障碍,如果认为私欲不是罪,就成了一个巨大的障碍。这个私欲的问题,必须要弄清楚的,所以我说这次所讲的是非常重要的。

我们一起祷告:慈爱圣洁的天父,求你按弟兄姊妹心中的纯正引导他们。求你按他们所能够理解的,启迪他们的悟性。主啊,求你按照他们心中的渴望,用真理赐福他们。主啊!我们不能够做什么,我们知道我们不是凭着我们的理解力去懂天国的事情,我们乃是凭着圣灵的启迪。主啊!求你使你圣经上的话语能够解开,照亮我们内心的深处。主啊!求你使你的百姓都能够经历灵性的洁净!这不是凭着知识,也不是凭着我们的努力,乃是凭着你的应许。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在你的面前去经历洁净!主啊!救我们!怜悯你在地上的教会,求你祝福这里的儿女,求你帮助他们回到各处都能够静心、克服浮躁,然后尽心尽性地去祈祷、思考而明白。主啊!求你使我们不要错过这样的真理洁净我们的机会。求你帮助我们能够站立得住,不要受到魔鬼的灵的试探,求你帮助我们,在各种似是而非、鱼目混珠的谬道当中能够醒悟!主啊,求你帮助我们能够带着一个正确的理解,来准备接受你为我们设立的礼节,奉耶稣圣名求。阿们!